回台灣的飛機是從Newark機場起飛。從紐約到Newark機場還有點距離,如果坐計程車,花費會到上百元美金;還好航空公司有提供從紐約到機場的免費shuttle,因此我們幾天前就預約了位置,然後準時到時搭車的地點。





車子來了。仔細一看,這幾台小巴士原來是航空公司外包合作的,並不是航空公司自己的車子。搭乘這班航機的人,大部份都是台灣人。司機和助手也是移民自台灣。他們開始幫大家把行李放到後車廂,然後安排座位。車子坐的滿滿的,有的三人座的座位必須擠四個人才夠。





我們坐在司機後方的位置,右前座則是一位年老的婦人。司機非常年輕,在他和婦人的閒談中得知,他目前念大三,是司機的兒子,因為暑假學校課業結束了,所以來幫父親工作。而那位婦人聽來則像是在台美都有置產,常常往返兩地。





一路上氣氛都很好。駕駛前車的爸爸擔心兒子迷路,放慢了速度讓兒子跟上。在美國早已習慣給予服務人員固定小費的我們,算了算行李的數目,趕緊先把紙鈔先拿出來準備等下給司機。一個小時候到了機場,大伙下車聚集到車廂後方,等著司機把行李從車廂拿出來。由於我們的行李最先上車,必須等到最後才能拿,因此我們站在一旁先讓別人領行李。





一件,兩件,三件...所有的人都是拿了行李轉頭就走。沒有一個人給小費。我們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是這家巴士有"不得給小費"的特別規定嗎?頭轉回來,看到那位在美國顯然已經住了很久的婦人也拿到她的行李了,而她也沒有給任何小費。就在此時,脾氣一直很好的司機突然暴怒的喊了一句:"X的搬的要死,沒有一個人給小費!"那位婦人連忙拿了一塊美金給他,另一個女生也掏了一元出來,而其它所有的人似乎成了旁觀者,照樣拿了行李轉頭就走。等到所有的人走完了,我們的行李才出來。我們遞上小費,向他們道謝,但是顯然無法消除司機的怒氣。他悻悻的收了小費,和年輕的兒子離開了。





我們默默地把行李拖進機場,加入排隊的行列裡。前面排隊的正是剛才和我們一起搭巴士的那些人。有的人拿起手機,有的和同伴聊天,從斷斷續續飄來的聲音中,知道大部份的人都是回台度假的留學生,不是出國旅遊不太瞭解美國服務業的觀光客。





我不知道大部份的留學生是怎麼看待美國服務業必須付小費的行規的。想想以前念書的時候,同校的台灣學生很少,而我們到餐廳吃飯,大部份的人都會依規定給予小費。少數幾位則是不太能接受給小費的規定,能少給就不多給,能不給就絕不掏腰包。但比例上也不至於像今天我們搭巴士,兩台巴士只有三個人給小費。





美國是個有小費制度的國家,即使我們是外來客,也該尊重這樣的規定,而不能因為提供服務的人是來自己的國家,就因人而異少了該有的禮貌。想想這些在異地討生活的同胞,自己人豈不是更該鼓勵自己人嗎?我甚至開始有點害怕,有時進了餐廳,侍者對我們臉色並不好,是因為他那天情緒不好,還是他看到是不習慣給小費的亞洲人面孔就先冷了?





台灣並不是沒有給服務費的制度,而是早已加收在費用之中。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表示,依對方服務態度自由給取小費在台灣是無法實施的制度。但是還是老話一句,人在美國,遵守對方的制度是應有的禮貌,即使你只是過客,但你所留下的印像卻會深植人心,更會影響到千千萬萬其它的台灣朋友。



美國給小費的行情大概是這樣:



有人帶位的餐廳,午餐付稅前10-15%,晚餐付稅前15-20%,看對方的服務態度而定。人數超過五位,則要付Party Over

Five的小費18%。有的餐廳帳單上會註明15%和20%的小費數目是多少,以給顧客做為參考的標準。我還記得第一次在美國吃大餐,共有十個人左右,請客的學長小費一付就是30元,讓我訝異了好久。後來才慢慢習慣,即使是昂費的餐廳,也應該要按照同樣的標準給小費。有一次吃飯,隔壁桌的客人把錢放在桌上就出門了。侍者算了算錢,馬上衝出門追到那位客人,然後很激動的問:"我做錯了什麼嗎?你為什麼沒留小費?"那位客人連忙掏出小費給她,她回到餐廳後很委屈的和老闆以及其它侍者"告狀",我們這才見識到沒給小費的後果。如果是在food

court(類似美食廣場,點餐付錢自己把東西拿到桌上吃),就不需要留小費。你可以直接把小費留在桌上,用信用卡付費時,則可以直接寫在帳單上Tip的部份。例如:















Sub total: 20

Tax: 1.6



----------



Tip: 3 (自己填)



----------



Total: 24.6 (自己加總再填入)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hiangk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