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工作,除了教書以外,研究和服務兩項也是非常重要。研究這方面尤其重要,教授必須要做計畫得到研究成果,才能發表paper。在高等教育,paper就等於是現金,是教授昇等與累積在這個領域名聲的最強資產,所以申請計畫是拿到研究經費最重要的方法。

其實不是每個教授都要申請計畫的。理工科學方面的教授不但要申請,還得要一年申請好幾次。因為理工領域的研究必須要靠先進昂貴的儀器以及許許多多的博士後,博士生,碩士生做實驗收集資料,所以沒有經費就養不起實驗室的儀器和學生。站長的領域是社會科學,最重要的研究助力是人,所以如果拿不到經費,至少可以靠土法鍊鋼的方式找到願意合作的老師學生,還是可以進行小規模的研究來寫paper。很多人沒拿過國家級的經費,但還是成功的昇等成功,尤其是人文社會科學方面的教授。

在美國申請計畫案真的非常非常困難。最主要的三大贊助機構是美國國家科學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以及美國教育部 (Department of Education)。我個人比較熟悉NSF的申請狀況,它的中獎率大概是在15%左右。聽起來好像很高,至少比台灣的高普考錄取率高多了吧?但是這是平均數據,NSF有許多的分支部門,不是每個部分都有15%的中獎率。我記得我們上一個申請的計畫案,該部門收到五百分計畫書,只有四十分左右中選。而且這不像高普考有很客觀的評選標準,不同的評審給的審查意見也不同,所以也要看誰是評審。審到最後,有可能優秀的計畫案佔了上百個,評審要從中挑出四十分,剩下的六十分應該也是被雞蛋裡挑骨頭般的刪除了吧!還有一點也會影響中選的機會,就是當年的經費有多少。各部門的主任還會自行判斷,有的人寧可多選幾個花費較少的計畫案,而有的則是偏向只選幾個花費要求很多的計畫案,所以運氣也是佔了很大的因素。常聽很多人丟了十個案子還不見得會中一個,尤其是這幾年美國研究經費被大砍,很多實驗室拿不到經費的例子聽了很多,這時或許也要慶幸還好自己是社會科學的領域,雖然沒什麼機會拿很多錢,但沒拿到錢至少也還能節約度日做做小規模的案子。

其實我很怕寫計畫書。因為一旦動手寫,生活就開始變的很緊張。一般贊助單位公布計畫邀請後,會給申請者兩到三個月的時間交出計畫案。在這段時間內,不管你碰到什麼天災人禍,除非是贊助單位的電腦爆掉,不然一定要在期限內交出計畫書。不知道為什麼,再怎麼提早開始寫計畫案,總會在最後一天出包,然後要爭取分秒把所有的問題解決,如期交出計畫案。

我上一分計畫案是在4月時交出的。那個案子的期限是4月9日下午5點。本來我沒有想要申請的意願,但是在三月中有一個學區和我們聯絡,希望能和我們合作一起申請計畫。本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心情,雖然只剩三個星期,我們也是硬著頭皮卯起來寫這個案子,沒日沒夜的在十天之內趕工完畢,而且這段時間內還得和學校的研究中心討論經費的詳細內容。這種聯邦政府等級的計畫案,不是教授說要申請就可以去申請的。每個學校的研究中心都會有一個時間表,教授必須要一定的時間內先和研究中心聯絡,他們會根據研究的內容幫助教授擬定經費細節,但是這需要很多時間溝通,所以時間不夠的話,研究中心會告訴你下次請早,還是別去當分母的好。尤其和別人一起合作必須要冒風險,因為很多事不是我們能控制的。我記得4月9日當天,我們還在跟合作對象要求許多資料,像是教師薪資等等,一直到4:45分計畫案才送出,那天真的是嚇出一身冷汗。

這學期我們又想不開了,決定投一個12月6日到期的計畫案。因為以前的經驗,我們這次很早就開始寫計畫內容,也把經費都規畫好了。不過這次的案子我們和五個學區還有兩個民間機構合作,可想而知,我們花了非常多的時間溝通協調,還得向他們拿到必要的資料。不但如此,十月底紐約還遇到了颶風,所有長島的學區都停電也停課一星期,這些學校的負責人忙的焦頭爛額處理颶風造成的損害與復課的事情,那有空理我們?為了這個颶風,我們的工作不得不停擺兩星期。

有時候在當下看起來很讓人失望的事情,過一段時間後再去看,會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在這次寫計畫案時,我們就遇到了這樣的狀況。一開始我們和一個很大牌的民間機構A先行溝通,當時是覺得因為這個機構名聲很大,如果能把他們的名字放在計畫案上,應該會加分不少。但隨著案子慢慢成形,我們覺得機構A的運作似乎不是很適合這個研究。當時是11月中,我們決定和機構A很坦白的討論,最後他們決定還是要參加,只是扮演的角色比較弱。雖然如此,機構A必須同時寄出一分一樣的計畫案,才能參與這個研究。

我簡稱機構A和我們合作人為N博士。從11月起,N博士負責寫機構A的經費細節,並決定在12月初,兩邊一起檢查進度,同時寄出計畫案。我從11月底就開始提醒N博士,要他早點去和他們機構的研究中心討論經費的細節。結果這位老兄跟我說:"這不是12月6日才到期嗎?還早嘛!"我知道他到機構A就職還不滿一年,算是新畢業的博士,但是因為他不是替我工作,所以我也只能以提醒的方式告訴他,有很多問題不能等到最後一天才能解決,但是他似乎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一直到12月5日這天,我們這邊已經完全準備好了,N博士中午急電給我,告訴我他這天早上去找他們的研究中心,準備送出計畫書,沒想到研究中心不讓他寄,因為他不是全職的教職,只是研究員,所以一定要把他老闆的名字掛上去才能申請。好吧,那他老闆在那裡?老闆正在到墨西哥開會的途中,根本聯絡不上!

N博士在電話裡非常的不好意思,一直跟我們道歉。在這個緊要關頭,罵他也沒用。我跟他說:"先想想怎麼解決問題比較重要,你先想辦法聯絡上老闆,同時把經費改好,等到他同意之後,馬上送出修改後的案子,這樣還來的及。"

但是這個問題同時也影響到我們這一邊。我們必須修改計畫案,方案一是把他的老闆加入;方案二是把機構A完全從計畫案中移除。無論要那一個方法,我們只有幾個小時做決定而且還得修改完畢,因為隔天就是截止日了!

我真的很痛恨無法讓人信賴的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些自以為是的人,承諾自己做不到的事。或許在承諾的當下,他有自信自己做的到;但是合作不是靠有自信就能成功的,如果答應了別人要做什麼,一定要提早做好萬全準備,因為信用是最有用的資產,一旦信用破產,害到自己就算了,還害到別人是不是太過分?

我們一直等到隔天早上六點,還是沒能聯絡上他老闆。這時我們當機立段,馬上修改計畫案,移除機構A。在重寫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其實沒有機構A,對於這個研究反而比較有利。所以雖然當下很氣這個N博士,但重寫後覺得沒有機構A反而可以聚焦我們的研究主題。

改好計畫書只是其中一步。因為這個事件的影響,計畫書的主題必須修改,而許許多多相關的已簽名文件都是使用舊的主題,如果要修改必須得到簽名者的許可。我們在最後這幾小時裡,和所有的學校聯絡,同時修改所有文件,並配合研究中心修改經費內容。果然,"最後一天就是最有生產力的一天",終於我們在4點多成功的寄出了計畫書。

申請計畫案就像樂透不買不會中一樣,不寫就連一點機會都沒有。這也就是為什麼教授們要花這麼多時間焦頭爛額的申請經費,這也都是坐在教室裡的學生看不到的教授辛勞的一面...

 

 

shiangk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