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每個人都看過金龜子吧!

 

金龜子也有人稱瓢蟲。以前在台灣,站長也曾看過金龜子,但是從來沒有好好的注意過金龜子的長相。到了美國生活了一段時間後,才知道在這裡金龜子被當成是好運的像徵。有金龜子出沒,好運就會出現了!

 

真的假的?反正像這樣的傳說中外皆有,站長的迷信指數又不高,所以也從來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一直到這個月,我才體認到所謂金龜子帶來好運是怎麼回事。

 

很多故事是從毫不起眼的小事開始編織而成,一件當時微不足道的事,卻可能成為引發洪流的起源。這一切要從三年前的一個合作案開始說起...不,應該說是要從五年前來了一個新的教授講起。這個新教授的專長是科學教育,他來自美國中西部純樸小鎮,雖然他和我不同系,但是都在同一個學院裡。他是個很正直的好老師,可能因為物以類聚的道理,所以和我們蠻要好的(就讓我偶爾不要臉一次吧!)。但是他只在這裡教了一年就走了,背後的原因大概可以寫成一本書了。以後等站長有時間再慢慢沈澱這些故事吧。

 

雖然只相處了一年,但是我們和他一直都有保持聯絡,或者寫信,或者在Facebook上看到他和家人的近況,也會為彼此學術上的進展互相恭喜和激勵。三年前的某日,有一個在南方某州的教授和我聯絡,他想編輯一本學術專刊,討論電腦科技在不同學科領域的應用。因為他最近念到一篇我所做的研究,覺得我很適合寫科學領域的科技應用,所以邀請我幫他寫這個主題。

 

有人邀請寫書,這麼難得的機會我當然要好好把握。不過科學教育不是站長的專長,要寫好這個主題,必須結合教育科技,新媒體應用,以及科學教育的人,才能提供最完善的資料。我馬上就想起了他,於是和他聯絡,我們三個一起合寫這本書。他非常的開心,我們三人也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終於完成了稿件。

 

在這段合作的過程裡,我們三個設計了好幾個教學活動,這些活動必須使用雲端科技結合資料庫才能進行,而且還要培育學生的新媒體素養。寫完之後,我們都很捨不得就這樣結束,因此我們各自在自己的課堂裡用上這些活動,希望能對學生有更多的影響。

 

兩年前我看到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一個計畫項目,發現非常適合我們試試看。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是美國政府用來推動科學與工程領域進步的最重要機構,也是支持美國大學科研工作最主要的資助來源。如果你在美國大學的科學工程領域念書,尤其是博士生的話,應該會注意到教授們多麼努力的向NSF申請經費。如果是醫學領域,那就是向N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國家衛生機構)要錢。申請經費是科學工程領域方面的教授最重要的工作,沒有這些經費,就沒辦法採購先進儀器,沒辦法養博士班的學生,就沒辦法進行研究了。而NSF和NIH的競爭非常激烈,成功率不高就算了,而且競爭者是來自全美最優秀的研究者,所以能夠拿到NSF或NIH的教授,都算是很傑出的研究者。

 

站長是教育領域,所以沒什麼機會申請NSF或NIH。老實說以前我試過兩次,但是都被拒絕。不過由於這個合作案的主題實在非常接近這個NSF的經費項目,於是我們問他要不要來試試看。因為他的系所裡曾經有別的教授申請到NSF的項目,研究資源也比較多,所以我們就讓他來當PI (Principal Investigator,指計畫案的主要領導人),然後用了半年的時間寫經費申請書。

 

我們這三個菜鳥何嘗不知道這根本是以卵擊石,一來我們沒有主持大型計畫的經驗,二來我們學校沒有人申請到NSF的經費,三來我們三個都算是剛開始沒多久的小教授,怎麼可能能在這種競賽中擊退一流研究大學的團隊?所謂一流大學包括MIT,柏克萊等名校,像這種計畫一定是要全員出動,只靠一兩個人,不管你再怎麼優秀,如果整體環境不夠好,人家也不可能的把白花花的銀子給你的。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很努力的在教學研究服務以外,找出時間來完成經費申請書。我們找了願意合作的學區,願意評估成果的團隊,以及願意給我們指導的教授群,參考了無數篇的研究,終於在申請日到期之前將申請書送了出去。

 

這種送出經費申請書的感覺很像簽樂透。明明知道不可能中,但是心裡還是會冒出"如果中獎了要怎麼辦"的念頭。半年後,果然NSF的評審拒絕了我們的申請書。我們三個雖然有些失望,但是並沒有很難過,因為本來就知道這是很不可能的一件事。好消息是,雖然我們的經費申請書被拒絕了,但是評審給我們分數算很高了,而且也給了我們很多中肯的建議。很多NSF的申請書都是第二次第三次才被接受的,所以我們應該要再接再厲的嘗試(當然也有很多申請了二三十次還是沒被接受的申請書)。

 

大家暑假休息了兩個月,開學後我注意到NSF同樣的項目又在徵求申請書了,我們三個決定再試一次。因為我們三個分別處於兩個不同的學校,所以我們就各自再找學科專家加入我們的團隊,讓實力更堅強。現在我們學校有三個人,而他的學校共有六個人加入,這一次申請的經費更多,他的學校要求250萬美金,我們學校因為人事費較低,所以申請了100萬。

 

至於申請書的內容,比起去年的第一版更為豐富,因為我們把去年評審的意見加入,改正了一些缺點,也因此看起來更完整。寄出申請書之後,還是有跟去年一樣的簽樂透的感覺。因為這幾年美國經濟很不好,各校對於聯邦經費的競爭更加激烈,所以我們可能又是當砲灰了。

 

一個月又一個月的過去了,根本也忘了有這回事。今年七月我們到尼加拉瀑布出遊,就在跨過邊境到加拿大的時候,我們接到他打來的電話。原來是NSF這個項目的主任和我們聯絡上了。他說評審很喜歡我們的申請書,但是有一些問題需要我們回覆,要求我們部分修改經費,而且也需要我們通過IRB。(IRB是各校負責確保參與研究的人員權利受到保障,以及隱私受到保護。所有研究的主持人,只要這個研究是針對人來進行的,就一定要寫一分IRB來證明這個研究不會對參與者造成傷害,或是損害他們的隱私)。

 

這通電話早不來晚不來,剛好在我們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時候打來,也沒時間讓我去買電話卡,找無線網路,什麼SKYPE,Google Voice都派不上用場,站長只好咬牙忍痛用付昂貴的手機漫遊費,使用電話修改這分申請書。回到美國後第一件事就是馬上做動手寫我們的IRB。學校IRB暑假不開工的,於是我們再去求IRB的主席通融,幫我們通過IRB的審核。IRB也很幫忙,兩個星期內替我們審完。

 

這時候我們已經開始有點期待,但是又怕希望再次落空。一般說來如果會要求我們申請IRB,就表示還蠻有可能拿到經費的,但是誰知道倒底是怎麼回事呢?只是我們額外花了這許多的時間,又是一場空。和NSF的主任溝通完之後,他幫我們去和評審溝通,結果他又帶回來一串問題要我們進一步的答覆。這時候已經是七月底了。我們再度回覆後,又開始忐忑不安的心情,每天查email,無論有沒有拿到經費,我們都希望能早點知道結果。如果沒有拿到,至少可以把精力轉移到其它的工作上。

 

七月八月這段時間,我剛好再搬家。搬到新家,有無數的大小事要處理,所以我也沒再把經費的事放在心上。

 

八月初的一個深夜,兩點多的時候,有人傳簡訊給我。打開來看,原來是他傳來的,他很興奮的寫:"我剛上網查申請書的狀況,我們的申請書被推薦了!"

 

我們三個高興的團團轉,可是這表示我們拿到經費了嗎?

 

隔天我們查了之後,才知道推薦是什麼意思。NSF的幾位評審,每個人會替這個申請書打一個分數。分數相加之後,最後的結論就是"推薦(Recommendation)"或"不推薦"。如果被推薦,NSF項目的主席會將結果上報,最高的機構會再審核經費是否足夠,我們的申請書是否會對教育界產生可觀的影響等等。如果可以,才會真正的給我們經費。

 

這下又要開始漫長的等待了。我去問了一些拿過NSF的人,有的說:"被推薦應該就是沒問題了,想當年我的申請書被推薦後,大概二個星期就拿到經費了。"也有人說:"我當時的申請書被推薦後,等了一陣子,又變成pending,然後就被拒絕了。"還有人說:"這要看是什麼項目哦,有的項目喜歡把經費多給幾個人,所以申請經費很大筆的話就比較難拿到。"

 

天啊,真是一個字眼多種解讀。我們兩邊加起來三百五十萬美金的經費,可以讓好幾個學校申請較少的錢了。很多學校都是拿到四十或五十萬,如果人家想要多給幾個學校,那我們不是就沒戲唱了?

 

從八月起,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查NSF的狀態,然後照三餐查,可是每次看,那個Recommendation的字就是不變。這個時候我們三人其實也有點緊張,因為如果真的拿到了,就表示我們的責任重大,不只要好好的把這個計畫完成,也一定要對中小學科學教育產生正面的影響才行。

 

等了兩個星期,實在忍不住了,他決定問問NSF的項目主任:"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知道結果呢?現在已經八月中,學期九月就開始了,我們要準備配課,還得找學生參加研究,如果能早點知道結果,我們才能早點開始準備。"

 

NSF的項目主任給我們一個很正面的答覆:"九月三十日之前一定會有結果,根據我的經驗,你們99%會拿到經費的。"

 

好吧,那我們就繼續的等。99%可不等於100%,陰溝裡也有翻船的可能,我的眼裡也只看到那1%。以現在的經濟狀況來說,很多學校需要這筆錢,誰知道NSF決定怎麼分配?

 

有天晚上我在上網的時候,突然聽到蟲子飛舞的聲音。轉頭一看,不知道什麼蟲正在繞著天花板的燈一直轉。美國郊區就是蟲子多,還好我還沒在家裡看過蛇什麼 的,但是還是沒辦法忍受有隻蟲在家裡出沒,所以我跳上床盯著那隻不斷轉圈的蟲子,想趁它飛累的時候叭下去。沒想到它轉了三分鐘都不停,我都快眼花了。好不容易它突然停住了,我這才發現原來是隻漂亮的紅色小金龜子。這倒讓人忍不下心去打它了,我就放了它一馬。沒想到隔天又多來了一隻金龜子。白天還好,晚上兩隻一起繞著燈轉,那翅膀飛舞的聲音真的很讓人受不了。再過兩天,繞著燈轉的變成五隻金龜子了!再怎麼能忍的人也受不了了吧,我拿出衛生紙把它們一一抓起來,但我不敢殺死它們,就這樣把它們丟出去了。連續兩個星期,家裡一定會有小金龜子出現,不是在牆上,就是繞著燈轉。我抓了起碼有二十多隻金龜子,抓到已經很氣餒了,它還是不斷出沒。這時她告訴我:"金龜子是好運的像徵哦!這表示好運要來臨了!"

 

好吧,有時候阿Q一點的想法也比較快樂,我也只好跟著想,倒底是有多大的好運,需要二十幾隻金龜子來帶訊給我們。

 

九月分開學了,還是沒有結果,我們也開始忙其它教學研究的工作。不過我們99%有可能拿到經費的消息,已經在學校傳開來了。我們還是像往常一樣保持低調,不想節外生枝(這背後又是可以寫成一本書的故事)。

 

上星期的某個上午開系務會議,開會總是很無聊的。此時我拿出iPhone上網,偷偷的再去看一下NSF的經費狀況。乍看之下我以為眼花了,怎麼那個平常看到爛的Recommendation的字變成Awarded了?我楞了兩秒鐘,旁邊的人也看出我的異樣臉色,好奇之下脖子伸過來看,然後他馬上轉頭對大家說:"他們拿到NSF的經費了!"大家馬上向我們祝賀,畢竟這是一件大事,但我們兩個還是保持一貫的低調,臉上面無表情,其實內心狂喜到要跳到桌上了。我馬上再偷偷傳簡訊問他:"我們已經拿到經費了!你們那邊呢?"

 

我知道我的簡訊也帶給他最快樂的一天。

 

後面的事就不用說了,因為我們也不過剛開始這個計畫而已。但奇怪的是,從那天開始,金龜子完全消失了。平常在牆上或百葉窗上隨便一看就能看到的金龜子,現在一隻都不見了。似乎報完訊後,他們的任務就完成了。我現在深深相信金龜子等於好運的傳說,也希望金龜子能再一次來我們家過境。

 

 

 

 

 

 

 

 

 

 

 

 

 

 

 

 

 

 

 

 

 

 

 

 

 

 

 

shiangk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oscoe
  • 不只還行是很讚
    有機會應該分享一下
    如何撰寫計畫書
    學術人必經的路
    恭喜
  • shiangkw
  • 謝謝!我真覺得我分享的東西,會願意欣賞的人越來越少,因為越來越專門,可能學術路走到後來就是這樣。我應該要好好抽空多分享一些美國中小學以及高等教育的現況,畢竟教育方面的人才還是有很多的
  • Hui-Wen
  • 很高興在 E-Learn 2010 Int'l Conference 認識你,讀完你申請NSF的心路歷程,很羨幕你有很棒的研究團隊!

    期待你更多的分享~


    Hui-Wen from the University of Idaho
  • shiangkw
  • hi Hui-Wen你好!我們好像在elearn會場外面見比較多次耶!(haha)也很高興認識你,你有去AECT嗎?
  • Hui-Wen
  • 沒有,學校給研究生的出差補助一年只有一次。

    希望明年有機會去AECT認識更多學者。

    我剛寄了 email 給你,有一些目前與台灣做 project 的分享,check it out!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